老婆的骚同学

2021年9月13日06:49:35 发表评论

B基地推荐人妻小说:老婆的骚同学,更多激情美图记住网址发布页(www.ppdh.top)。

老婆走后,剩下小莉和我,我们两人对望着,一时觉得有点尴尬,不知道让该说什麽。
我举起酒杯,向她敬酒,两人同时各喝了一大口酒。
酒一下肚,气氛开始轻鬆起来,我们很自然聊起天来。
原来小莉还满健谈谈的,不停地告诉我,她、阿美和安妮(就是新娘子)当年在学校裏的风光往事,她们三人被称爲「×专三朵花」,当年不知迷倒多少男孩子。
小莉很快恢复先前和阿美谈笑风生的神采,红红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更显风情万种,害我一直盯着她看,竟然一时忘了回答。
「你怎麽一直盯着人家看,一句话也不说?」小莉忍不住发出娇嗔。
「我想起了那天酒席上的情形,我一直忘不了呢!」我大胆地挑逗。
小莉一下羞红了脸,低下头,娇羞不已地说「你好讨厌,人家那天酒喝多了嘛!你干麽记着?还要拿出来说。」
不知不觉的,一瓶红酒喝完了,看看时间,竟然已九点多,于是我们买单离开福华,由我开车送小莉回内湖。
走出福华后门,準备走向停车场时,小莉突然一个脚步不稳,差点跌倒,还好我及时一把将她抱住。
抱住她后,我马上感受到一股冲动,又香又软的女性胴体紧贴在怀裏,带给我一种无法言谕的快感。
我不但没有立即放开她,反而把她搂得更紧。
小莉擡起头来,仰望着我,脸红红的,两眼水汪汪,香唇微张,呼吸急促,神情妩媚。
然后,她缓缓闭上眼睛。
这是邀请的表示了,我不是傻子,于是我低下头,吻上她的香唇,但只是轻轻一吻,马上就分开了,因爲这时候正好有一大群人经过。
小莉夫妇的家在内湖工业区附近的一个新社区,是一栋雅致的两楼小别墅,倒很符合小高电子新贵的地位。
我把车子停在她家门口,很自然地跟着小莉走进屋内。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刚一进门,打开客厅内的电灯后,小莉马上回转身抱住我。
我感觉到她的身体这时候竟然有点温热,显然她已经春情蕩漾。
我用力回抱她,同时热情吻着她。
她微微张开双唇,我的舌头立刻趁虚而入,滑入她口中,和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
我双手往下滑,在她那又软又滑的臀部上摸索着,然后我老实不客气地把手伸到她胯下,摸起她的小穴来。
虽然还隔着裤袜和三角裤,但摸着摸着,我感觉到她那儿已经有几分潮湿,她的呼吸这时开始急促,但由于嘴唇被我紧紧吻着,因此,她只能从喉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嗯,嗯」声,她的身体更热了,甚至微微发着抖。
面对如此热情的可人儿,实在不需要再客气了,我摸索着找到、并拉下裙子的拉炼,接着用最快的速度用力扯下她的裙子、裤袜和三角裤。
小莉也发挥最高的配合度,包括擡起自己的脚,踢掉被我扯下的裙子和三角裤,同时还主动解开我的皮带,拉下我的长裤和内裤,露出我那已经昂然挺立的大鸡巴。
我也学她擡起脚,一脚把自己的裤子踢开。
我们继续紧紧抱在一起,疯狂地吻着,但我们开始移动身子,向着长沙发移动。
我们一起倒在沙发上,我把小莉压在下面,分开她的两腿,大鸡巴对着她的小穴用力一挺,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哎哟!」小莉发出一声惊呼。
我一点也不浪费时间,马上用力抽插起来,而且都是每次用力插到底,再拔出一点,再用力往内插。
因爲情绪被挑到最高点,所以,我是疯狂地狂插猛抽,而小莉也是疯狂而热情地迎合着。
小莉和老婆阿美都很美,但两人不同型。
老婆长得比较丰满,是狂野型的,个性开朗奔放。
小莉则比较内向,身材略瘦,是修长型。
两人外表和个性上的差异,我早就可以看得出来。
但直到现在,我把老二插到小莉穴内后,我才能够进一步比较她们身体这一部位的不同。
老婆的小穴丰美多汁,肉肉的,淫水来得又快又多,老二插在裏面,觉得就像被她的嘴巴含着,肥肥的穴肉紧包着老二,源源不绝的淫水,就像口中的香津,让我的老二抽插起来十分滑顺,却又有着紧密的快感。
小莉的小穴则比较秀气和瘦削,穴肉和淫水也没有老婆多,所以老二插进去后,先会有着很紧密、且略感乾涩的感觉,但老二被她的小穴包住的感觉更爲强烈,带来的刺激感也更尖锐,也因爲如此,小莉被抽插时的感觉也显得比阿美敏锐。
所以,在我刚才猛力一插时,小莉一定感到带点乾涩和刺痛的刺激,她才会发出那「哎哟」的呼痛声。
但在我紧接着的狂抽猛插下,她的淫水快速排出,马上进入佳境,紧紧、滑滑、瘦削的穴壁包着我的老二,带给我无比的快感。
而我粗壮的老二因爲被它的小穴包得紧紧的,因此,老二进入与退出时,也会紧紧拉动她的穴壁,相信一定也让她尝到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与快感。
在这儿,又可以看出她和老婆的另一个不同点。
老婆阿美是开朗狂野型的,因此,她在被干得舒服时,会忘形地大呼小叫,淫声浪语不断,「哥哥」、「妹妹」喊个不停,让我听了性趣大增,干得更爲舒服。
小莉则不同,儘管我感觉得到,她被我这番猛然而来的强攻猛打,干得极其痛快,但她还是咬着牙,口中只发出「嗯…嗯…….嗯…….嗯…….」的呻吟声。
不过,她这种极力忍耐的呻吟,再加上她陶醉的神情,别有一番含蓄的美感,同样刺激着我,激发我更大的爆发力,更加对着她狂插猛抽。
「嗯…….嗯…….嗯…….哦…….哦…….嗯」小莉继续发出扣人心弦的低声呻吟。
我把小莉紧紧压在沙发上,一连狂插了几百下。
然后,我站起身,抓住小莉修长的两条光溜溜的大腿,把它们擡起、分开,让小莉的屁股暂时离开沙发,悬空,我的老二再度兇猛插入,再次狂插。
这种姿势,让我插得更深入,龟头下下直抵她的子官口。
这让小莉兴奋得几近疯狂,那「嗯…….嗯…….嗯…….哦…….哦…….嗯…….」的呻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尖锐,好像哭泣一般。
她兴奋得头部左右剧烈摇动,模样狼狈不堪,但也极其淫蕩,更勾动我的男性本能,干得更用力。
这样子站着干了将近百下,我累得再度跌落在沙发上,恢复原来的姿势,又一连干了几十下。
小莉这时候已经发不出呻吟声,只是急速地喘气,嘴唇泛白髮冷,阴户猛力往上顶了几下,接着就停住了,看样子,她快不行了。
而我也感到老二开始出现酸麻感,我把嘴巴凑到小莉耳边,气喘吁吁地说「小莉,我要射出来了……让我拔出来,射在外面,好吗?」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小莉竟然猛烈摇着头,口中发出「哦哦」声,两脚夹住我的屁股,阴户往上一顶,让我的老二紧紧抵住她的穴顶,好像怕我真的把老二拔出来,她的双手更紧抱着我上身不放。
受到这样的鼓舞,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使尽全力,往她的小穴又猛插了十几下,然后,脑中轰然一声巨响,老二一阵膨胀,然后,精液夺关而出,「噗吱、噗吱」地射向小莉的花心。
小莉发出「呀~~」的一声长呼,两手两脚像只章鱼似地紧紧缠着我。
我们紧紧抱在一起,这一波的激烈做爱,累得两人几近虚脱,谁也说不出话来。
我们就这样抱着,躺在沙发上,感受彼此的柔情蜜意,倾听彼此激烈的心跳声。
不知过了多久,小莉才幽幽的吐出一口气,无限娇羞地说道「我差点死去了。」
接着,她笑着说「阿美说得没错,你真的很有爆发力呢!让人家来不及準备就遭到你的突袭。」
我觉得很得意,说「谢谢你的夸奖。
但你忘了阿美说的,我也很有持久力呢!」我想了一下,接着说「这次偷袭,共干了半小时哩!」小莉「咯咯」地娇笑不已,她说「你倒很谦虚,其实呀」她爱怜地摸摸我的脸,说「你这一下就做了将近一小时呢,很厉害哦!」她离开沙发,亭亭站着。
我们一进屋裏就干上了,当初只来得及脱下我的裤子和她裙子,因此,她现站在那儿,上半身还穿着她的套装上衣,白衬衫头几个钮扣敞开,露出白白的趐胸,一头秀髮乱乱的,下半身却是赤裸的,修长的两条大腿白得耀眼。
她先伸手挽挽一头散乱的秀髮,但手一动,马上就有白白液体从她的两腿间流下来,原来是我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呢!小莉把长长的秀髮挽成一团盘在头上,接着,她依序脱下套装外衣和衬衫。
于是,小莉那曼妙的胴体就完全呈现在我面。
豪乳、细腰、丰臀和修长的大腿,再加上她因爲兴奋而红红的脸孔,以及正一点一滴从她小穴中滴落到地板上的我的精液。
老天!呈现在我眼前的这一幕,那真是一幅超级淫蕩画面。
小莉朝我媚笑着,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将我从沙发上拉起来,并且撒娇似地骂我「还躺在那儿发呆呀?一起去洗澡。」
我乖乖地站起来,小莉投入我怀中,一面替我解下领带,脱掉我的西装外套和衬衫(跟她先前一样,我也是下身赤裸,上身还穿着衣服),真是温柔到了极点。
我则趁机揩油,一下子吻吻她,一下子又摸摸她高耸的双乳,惹得她娇笑不已。
到了浴室,小莉和我边洗边玩。
我不断地搓洗她的双乳,她则不断把玩我的老二。
在热水沖洗下,很快的,我又兴奋起来了,老二挺得高高的。
小莉替她自己和我涂满全身的沐浴乳,然后把我推倒在浴室地板上,她则坐在我身上,用她的阴部在我胸前搓揉,我伸手向上,老实不客气地抚摸着她的双乳。
涂了乳液的乳房又滑又软,触感一级棒!小莉接着慢慢向下滑,她的阴部慢慢来到老二处,她的穴沟开始在我老二上滑动搓揉着。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等到她的穴口滑到我的老二头时,我擡起屁股,顺势一挺,老二顺着泡沫很快滑入小莉的小穴中。
小莉的小穴裏,这时又滑又温热,我的老二进入裏面,好像泡在紧紧的温水瓶裏,舒服极了。
我双手往下滑,扶住她浑圆的屁股,老二开始朝上顶。
由于有水又有泡沫,这样子的抽插极其容易,但也更刺激。
小莉被干得极舒服,在我上面开始呻吟起来了「嗯…….嗯…….哎哟…….哦…….哦」浴室裏蒸气弥漫,温度很高,我和小莉都热得出了汗,尤其是小莉,她满脸通红,秀髮蓬乱,不断滴着水,样子很淫蕩,但也很吸引人。
看着这样的美人儿,我越干越有劲,一下比一下有力,干得小莉连呻吟也快要发不出来。
兴奋的小莉,这时突然疯狂起来,她猛烈前后摇动屁股,加快我老二抽插的速度,同时也开始发出我第一次听到她的淫叫声「哦…….好舒服…….快…….用力…….哥…….用力…….妹妹要…….」她的淫叫不同于老婆阿美的大呼小叫,而是细细柔柔的,但仍然带有急切的味道,让人感觉到她的快感正在急速增加中,已经快到高潮了。
果然,她在叫了一阵子之后,声音渐渐转弱,动作也慢了下来,最后竟然完全停止,屁股用力往下一坐,让我的老二紧紧顶住她的穴顶,接着,我感到一股淫液从她的子宫口喷出,她「呀」地叫了一声,然后身子往前一倾,整个趴在我胸前,并且紧紧抱着我。
我知道,她来了。
而我这时也濒临爆发边缘,于是我也抱着她,翻转身,把她压在下面,发挥出最后的爆发力,又凶又猛地连续抽插了几十下。
然后,我也泄了。
我们两人喘着气,身体叠在一起,躺在浴室地砖上休息了一会儿,再起来沖洗乾净。
洗完澡,我和小莉来到他们夫妇的主卧室,双双躺在床上。
躺在软软的床上,搂着小莉香喷喷、软绵绵的胴体,虽然从进门到现在已经连续大战两次,但我的小弟很快又硬了起来。
「哦,你又硬了呢,好厉害喔!」小莉马上感觉到了,她伸手握住它,把玩着,脸红红的,显得很兴奋的样子。
在她的玉手把玩下,我的老二越来越硬,红通通的,昂然挺立,像极一尾就要发动攻击的毒蛇。
小莉玩着、玩着,终于忍不住张口将它含住。
阴茎被含在小莉温热的口中,让我舒服得忍不住发出「喔」的一声。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小莉在含了我的老二后,竟然开始套弄起来,而且她的含功居然很棒,小嘴上上下下很有规律地套动着,传来阵阵刺激感。
更妙的是,小莉的屁股这时正在我的脸前。
随着她嘴部的套弄动作,她那圆润的两片屁股肉就在我眼前上上下下。
我先是抚摸她的屁股,接着,轻轻拨开她的两片屁股,让她的小穴清楚呈现出来。
一如其人,小莉的小穴也长得很秀气美观,浓密适当的阴毛长得很整齐,粉红色的穴沟微微张开,露出裏面鲜美的穴肉,阴核小巧有如樱桃。
看着,看着,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开始品起玉来。
我先是舔舔她的穴沟,接着伸长舌头,向着她的穴内舔去,尤其是那粒阴核,我更是一下接一下舔个不停。
这下子可让小莉刺激得快受不了。
她加快了口中套弄的速度,并且发出模糊的呻吟声「嗯…….嗯…….哦…….哦…….」我们如此相互口交了十几分钟,两人兴奋得快接近疯狂。
我再也忍不住,一把推开小莉的屁股,把她翻转过来,我坐直身体,再将她压在下面,提起被她含得坚硬如铁的大鸡巴,猛地往她的小穴一插,「滋」的一声,大鸡巴全根尽没。
毫不迟疑地,我开始不客气地狂插猛抽地来,小莉也卖力地逢迎接送,口中发出淫叫声「哦…….哦…….你好用力…….干得我好舒服…….哦…….对用力…….用力」我一鼓作气猛干了十几分钟,开始觉得有点累了,于是动作慢下来。
正被我干得性趣高昂的小莉显然马上觉得不过瘾,她推开我,翻身而上,坐到我身上,抓住我的老二,对準她的小穴,坐了下去,然后疯狂动作起来,先是上上下下起落,然后前后摇动,接着,她的浑圆屁股竟然转起圈来。
想不到外表文静端庄的小莉,竟是如此高明的性爱高手,她这一连串动作,让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内得以尽情上下左右抽插,不但让我觉得雄风万丈,神勇异常,大鸡巴也因而碰触到她穴内的各个角落,让她的快感达到最高潮,但见她在我上面全身摇晃,头部摆动,秀髮飞扬,一对豪乳上下左右晃动,构成一幅狂野动人的画面。
小莉这样子骑了约十几分钟,突然大叫一声「哦!」然后整个人趴在我胸前。
我感觉到她的穴顶有一股热流喷出,浇在我老二龟头上,她的穴肉也一阵紧缩,把我的鸡巴夹得紧紧的。
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
而我也差不多了,于是,我紧紧搂着她,来个大翻转,将她压在下面。
我半跪在床上,擡起她的屁股,把握爆发前的最后一股力气,尽情抽插,我有时是把她的屁股往我这方向拉过来,有时候则是把我的屁股往前顶,前迎后顶,干得舒服极了。
而大泄后的小莉,在我这最后一波猛干下,可说被我干瘫了。
但见她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只能紧紧抱着我,随便我干了。
终于,我觉得要来了。
我放开小莉的屁股,把她紧紧压在床上,使尽全力,再向她穴内猛插了两下,然后把我的鸡巴紧紧顶住小莉穴内最深处。
我的鸡巴涨到最大,然后跳动了一下,一股浓浓的精液随即快速喷出。
小莉两手紧抱着我的屁股,让我的鸡巴和她穴顶做最紧密的接触。
这场今晚最激烈的做爱结束后,我们紧紧抱在一起,喘息不已┅┅回到家,当我走进大门时,一名年轻男子正好从电梯中走了出来,和我迎面擦肩而过。
我觉得那人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
进了家门,看到老婆的鞋子整齐地摆在鞋柜前,看来她已经回来了。
我直接来到卧室,老婆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睡着了。
房裏只开着床头的小灯,灯光很暗。
浪漫的昏黄灯光照在老婆美丽的脸上,显得那麽诱人,让我看呆了。
我真不应该,竟然放着老婆在家裏,在外面搞到这麽晚才回家。
我愧疚地弯下腰,亲亲吻了一下老婆的嘴唇。
老婆张开眼来,发现是我,很高兴地说∶「哦,老公,你回来了。」
她伸开两手,搂着我的脖子,献上甜美的一吻。
但她身子这麽一动,原来盖在她身上的薄被马上滑落,露出她裸露的上半身,两粒饱满的丰乳傲然挺立。
我觉得有点奇怪,一面吻着老婆,一面伸出一手拉开盖在老婆身上的其余被子,一具完美无瑕的美丽胴体呈现在我面前来。
老婆竟然是全身赤裸的。
我再看个仔细,发现老婆满脸通红,春意盎然,秀髮乱。
她的衣服全散落在卧室地板上,床单上则有一些水水的痕迹。
我脑中轰然一响,推开老婆,很生气地质问说「老婆,这是麽回事?」老婆不但不害怕,反而竟然笑嘻嘻地问我「你刚回来吗?难道没在楼下碰到什麽人?」我这时突然想了起来,刚刚在门口与我擦肩而过、让我觉得有点熟的是谁。
他是小莉的先生小高。
「老婆,是小莉的先生,小高吗?你….你…..你跟他怎麽了?」我厉声质问。
我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一把拉开老婆的双腿,让她的小穴显现出来。
我赫然发现,老婆的小穴略微有点红肿,穴肉有点往外翻,露出一些红红的穴肉。
我更发现,老婆的小穴口滑滑黏黏的。
我伸出一根手指往她穴口一抠,抠出一些黏液来。
我把手指拿到鼻前一闻,有点熟悉,又带点腥味。
我内心裏大叫一声「不好了」,那肯定是老婆的淫水和某个男人精液的混合体。
从这些情况来判断,老婆肯定和小高干上了,而且老婆显然被干得很惨,因爲连小穴都被干得外翻。
看看老婆满脸春意和玉体横陈的模样,再加上床上被单零乱,污痕处处,不难想见,刚才老婆和小高在我们床上这块战场的「战况」有多惨烈。
「老婆,你」我指着老婆,气得说不出话来。
婆还是一点也不害怕,她笑着反问说「你呢?怎麽到现在才回来?小莉很不错吧?够骚够辣吧?你跟她一定干得很爽吧?干了几次呀?从实招来!」听到老婆这样追问,我心中突然明白过来,怒意顿消,反而觉得有点乐。
「嘻,老婆,没有什麽啦,我只不过跟她干了三次而已┅┅老婆,这究竟是怎麽回事呀?」老婆以撒娇的声音说「人家是发现你对小莉很有兴趣,所以才恳求她和你上床,求了半天,她都不答应,人家只好牺牲自己,说愿意和她先生上床做爲交换条件,她才答应。」
听她这麽一说,我才恍然大悟,但也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但一想到小莉的床上表现,我心裏还是很乐,觉得这样的交换真的很不错。
老婆大概看出了我内心的感觉,她笑得更开心了∶「看看你,大色狼一个,干别人的老婆,还干得那麽高兴。」
我不知道该说什麽,只好傻笑着。
老婆得理不饶人,竟然对我娇嗔起来∶「都是你啦,爲了让你干小莉,害我被小高干得好惨,你看」老婆说着,用手扒开她的小穴让我看「你看,我的穴穴都被干红肿了,你摸摸看嘛」看到老婆的娇娆模样,我不禁又兴奋起来,于是马上以最快速度脱光衣服,露出又再度昂然挺立的大鸡巴,很快上床朴在老婆胴体上。
我说「好的,老婆,我就用我的大鸡巴摸你的小穴吧!」说着,我下面一挺,大鸡巴就插进老婆的小穴。
由于老婆的小穴还留有淫水和小高的精液,润滑度很够,所以大鸡巴很顺利就插了进去。
大鸡巴一插进去,我就觉得好爽,因爲老婆的小穴这时有点红肿,所以造成她穴内的空间缩小,把我的鸡巴夹得更紧,而且由于穴内滑顺,抽插起来更觉顺畅。
于是,我不客气地猛烈抽插起来。
「哎哟,哥哥,你好狠心,人家穴穴都肿了,你还要插人家…….哎哟,很痛呢…….坏哥哥你要插死妹妹了」老婆嘴裏虽然喊痛,但屁股却拼命往上顶,尽情迎接我的抽插,脸上陶醉的表情也透露出,她其实是很乐的。
果然,在我猛力抽插了大约一百下后,老婆就乐得发出她惯有的淫声浪语,而且声音极大,惊天动地的「哦…….哦……哥…….用力插…….用力…….哦顶到穴穴头了…….哥…….好哥哥…….用力插妹妹…….用力」受到老婆如此夸奖和鼓励,我当然插得更用力,每一下都全根尽没,一直插到老婆小穴的最深处。
我一面插,一面气喘吁吁地说「老婆我插得好舒服…….你的小穴肿肿的,反而把我的鸡巴夹得更紧对了,你小穴内爲什&#滑顺?是不是小高的精液起了润滑作用?」老婆羞红了脸「讨厌都是你啦…….一进门就要插妹妹…….人家还来不及去洗乾净…….你就插进来了哦」听老婆这麽一说,我脑中不禁浮现出老婆和小高作爱的情景,小高个子高高瘦瘦的,模样精壮,性能力应该也不错,看老婆的小穴都被他插红肿了,就可以知道。
想到这儿,更增添我的性趣,令我更加兴奋。
我一面插,一面大叫「插死你这个骚货……插死你这个喜欢被人干的骚货」当你遇见美好事物时所要做的事就是把它分享给你四周所有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