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色生活

2021年9月17日12:50:07 发表评论

B基地分享经验故事:多色生活,更多激情美图记住网址发布页(www.ppdh.top)。

话说这一对男女厮杀间,正是昏天黑地、不分昼夜的时候,突然门上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然後,门便「依呀」的被打开了。

  在外间站着的是一位二十岁上下的姑娘,是小云的同学。一位十分时髦、十分性感,又十分风骚的一个女郎。

  「我早就知道,你们一定是在玩着这码子事了。」这位成熟抚媚的姑娘说着,然後她把门带上锁好。

  原来,小丁说过门已上锁的话,竟是骗人的。

  这个热情如火的女郎,正是小云的表姊,也是她高中的同学。读某商业专科学校的大学生。她的名字,叫莉莉,十分洋派的一个名字。同样的,这个人也是十分洋派的一个人,哪管得什麽贞操不贞操的。

  她大概是三月未食肉了,一边走近床前,一边就自己解开了衣服。她如欧美的女权运动者标榜的一样,根本没有戴奶罩,而那一对玉乳,却仍然如圣母峰似的高挺着,在她走近床沿的途中,一颤一颤的,煞是好看。

  她停在床前,便把裙子连同三角裤一道脱了下来。

  「小云!我的表呀!可愿意分给表姊一杯汤吗?我的小穴可既难过而又痒。

  下午的时候,看到你走进他的房内,直到现在还没出来,我推测你们一定是干这个的事。然而当我想到这种爽歪歪的事,你们看淫水都把小草沾湿了,想止也止不住。」莉莉毫不害羞地说出心里话。

  她话一说完,身上也脱得差不多了,只剩下颈上的那条金炼子没拿下来,其馀的,连手表在外,全都拿了下来,并且丢在地上。大概这位大小姐是兴奋得冲昏了头,要不然,便是家里太凯了,根本不在乎这点东西。

  她跨过了丢在地上的衣服,往小丁的面前一站,那鲜红的阴户,就正好在小丁的面前,离小丁的鼻尖只隔一寸多吧!

  小丁和小云,这回才如梦初醒般的叫了起来∶「好啊!我们可以玩点新花样了。」「哎呀!丁先生呀!你的这根,怎麽这麽大呀!这可是,我从来没有碰到过的!」莉莉尖叫道。一面便俯下身去,握住了小丁的阳具。

  那根阳具,又大、又长、又黑、又烫,像根烧红了的铁棒似的。她一口就像久未吃东西的饥饿者一样,咬住了他的阳具。小云则在一旁抚弄起莉莉的乳房,一颤一颤,就像捏得出水的水蜜桃似的。

  「哦┅┅表姊┅┅你的奶子生的真好呀┅┅」

  「哦┅┅是嘛┅┅还不是常玩这个玩意┅┅自然它就会又挺、又白、又嫩的呀┅┅」莉莉一面回答着小云的问话,一面仍继续吸吮着小丁的阳具。

  龟头就像在风中打摆的旗子一样,忍不住的一摇一摇的荡着。

  啊!无边春色,无尽的春潮啊!

  「啊!小丁啊┅┅你的┅┅真是好玩┅┅嗯┅┅真够痒┅┅」莉莉口中吮着小丁的龟头,打趣的说。

  「哦!是吗?那麽就多玩一会吧!随便你怎麽玩。」小丁亦打趣的说。

  只有小云不说话,斜卧在床上,吮弄着莉莉的奶头不放,只听得那吸吮声「渍溃┅┅渍┅┅」像打水的帮浦一样响个不停。

  不觉地,小云的阴毛上又新沾上了无数的阴水,正闪闪发亮个不停。

  「呼┅┅呼┅┅呼┅┅」小丁粗鲁的呼吸声,随着莉莉渐渐加重的口吮而加快。

  小云自己伸出了手指,探进自己的小穴内,搅得阴水「吱┅┅吱┅┅」地乱响。

  「啊!我们的大小姐的小穴正痒着呢?需不需要本人上马效劳一番呀?」小丁见着小云的自淫状,忍不住的说。

  「只怕你不够看,不是老娘底下的对手呢!」小云学着大模大样,毫不含糊的说。

  「哦!是吗?那麽,我们就来试上一段吧!看是我行还是你行,哼!本大爷就不信吃不倒你!」话语一落,小丁挣开了莉莉贪婪的玩弄,扑上小云的玉体,把她狠狠的压在身下。

  小云之前只当是说笑玩着,没想到小丁竟真来这一着,倒是把她吓着了∶「啊!不要┅┅丁大哥┅┅我投降┅┅丁大哥┅┅我认输了┅┅不要┅┅」这一对男女笑着闹着滚抱在一起,小媚这三月未食肉味的风骚女人,则站在一旁帮着胡闹。

  小丁猛抱着小云的胴体,疯狂地吻着她的唇。小丁现今之况,是享尽了软玉温香之乐啦!就是柳下惠碰上这回事,恐怕也是耐不住的呀!何况小丁才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年青人呢!

  小丁一边吻着小云的唇,一边便探手到阴毛去,揉弄着她的结实而肥厚的阴唇和细细小小的阴核,只觉得肉缝内全都是湿淋淋的淫水,止也止不尽。

  小云把两条修长的大腿举得高高的,同时,自己用两手把阴唇拨开,摆好了姿态。

  「哈!这小妮子,刚刚才吃到甜头,现在就玩起花样来了!」小丁暗自窃笑着,只是不出声。

  只不过是短短的五分钟里,他已连连干了八十多下。也许,这一种姿势可以使得龟头易於撞击花心,增加快感,因此十分钟过後,小丁的力道已渐缓,且额头也开始冒汗。又过了一会,小丁的脸色发白,整个人无助的趴在小云的背上,背脊一酸,龟头一麻,一股阳精直射而出。

  这股阳精就如同兴奋剂般注入小云的阴道里,使得昏昏迷迷的小云顿然苏醒,而反身把小丁牢牢的抱着,一骨碌地双双滑落床下。

  两个人都显得精疲力尽,乾脆就在地上相拥,闭目养神。

  约过了十分钟,莉莉在一旁呶嘴鼓腮地道∶「你们俩就只顾自己快活,把我冷搁在一边了。」「唉唷!我哪敢呀!我的大小姐,小的就为你效劳一番吧!」小丁说罢,便从小云的胴体上爬了起来。当那根插在洞里的鸡巴抽出来的时候,「滋滋」的声音由小穴里发出,就好像是婴儿吃饱了奶,打了嗝,其声煞是好听。

  莉莉这个时候,已三面张网等待飞鸟扑网的摆好架势。奈何,小丁因体力未复,而不上网。

  他爬上了床,双膝跪在莉莉的身旁,把根鸡巴对着莉莉。莉莉的眼睛张得又圆又瞪,也吞了口口水。

  莉莉道∶「哎呀!你这个人怎麽这样?人家张腿等着你的鸡巴插入,你却把那东西对着我的脸,真让人受不了。」小丁拉着莉莉的手,就往鸡巴上放,小丁道∶「宝贝,帮我摸摸,我的小兄弟硬的好难受!」莉莉摸着鸡巴,心里有一种冲动的感觉。虽然,鸡巴尚未入洞,但小穴已不由冒水了,两片红红的阴唇向外翻着,中间那条细缝,也是湿湿的。

  小丁一看,这个小穴实在美妙,长得那麽好看。配上如蛇般的纤腰,和一双修长而白皙的玉腿,真令人想不顾一切的立即温存一番。

  她那对一把盈握有馀的乳房,活像甜美而好吃的水蜜桃般,使人忍不住的想吃一口。而那奶子上的奶头啊!那奶头小巧可爱的像鲜红的草莓,真可和大湖的草莓比拟,谁不想咬它一口呢?

  此时的莉莉,被跟前那一厥厥抖动的鸡巴所着迷,欲火不由怒涨,两边的粉颊不期然的红的像柿子般,嘴角也淌着口沫,可真像是发了情的母狗般。

  而小丁也被眼前的美色所迷惑,两眼目不转睛的直瞪着她的胴体,口沫直淌。

  骤然,小丁喘着气,用力抓住了莉莉,接着把头一低,嘴唇往她的乳头贴上,用嘴吸吮着。一阵快感,使得莉莉娇躯趐软,痛快之馀把乳房紧贴着他的嘴唇。

  而手上所握着的大鸡巴,暴胀得好像铁条般,棱沟也显得锋利。

  莉莉心想∶这东西这麽大,又这麽硬,自己虽然不是生手,但也不禁有点担心,深怕插入之後,水沟会被挤裂。

  莉莉道∶「达令,你这东西愈来愈大,真吓死人,能不能变小一点?」小丁听了,大笑不已,心想∶每个女人一见到我的鸡巴都说我的本钱足,难道鸡巴粗大会另女人畏惧吗?内心不由怀疑地道∶「宝贝,怎麽变小嘛?只有愈硬愈大,难道你们女人不喜欢大吗?」莉莉道∶「不┅┅不是,若是粗大的话,才能和阴壁完完全全的磨擦;而长的话,每当插入时,龟头和花心才能作面的接触,因此女人喜欢的鸡巴是愈粗愈长。」小丁道∶「哦┅┅那我就不懂了。女人既然是喜欢粗长,为何你口口声声要我将东西变小一点呢?」莉莉嘻嘻地笑道∶「你怎麽这麽傻呢?我打个比喻,抓蛇的人,若是有大蛇和小蛇同时出现,那他一定选大的蛇抓,最起码,大蛇杀死之後,蛇肉多。

  可是当他一见大蛇之後,内心必定会恐惧,而当把大蛇抓在手中之後,他必然对小蛇不屑一顾,这样你懂了吗?达令。」小丁听了,吃吃地笑道∶「哦!我懂了,那麽我就让鸡巴保持粗大,而不要硬生生的逼它变小。」莉莉听了,不由一对粉拳交替的在小丁胸前轻拍着,且呶着嘴道∶「亲哥哥┅┅哼┅┅人家不依你┅┅你说话转弯抹角挖苦人┅┅哼!我不来了┅┅」小丁道∶「宝贝,好了,我不挖苦了,我们现在就来做正经事。

  莉莉听了收敛笑容,而松手把鸡巴给放了,同时双脚成八字形的张开,摆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当她摆好姿势之後,小丁则把身体压在她的胴体上,而以两手肘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重量,使得待会插穴时,能使胸部也磨擦莉莉那细嫩的乳头,以增加快感。

  小丁的鸡巴对着她的穴口,先是如点水般的点了几下,让龟头能接触到小穴的淫水,使得两人的宝贝能事先润滑。

  莉莉泪如雨下,大声叫道∶「唉唷!痛死我了,你┅┅你怎麽那麽用力啦┅┅你不怕我死啦┅┅哼┅┅我┅┅我不来了┅┅」小丁感到龟头在小穴里被套得好累,於是用力向里顶。

  莉莉的脸都白了,双眼翻的大大的,如杀猪般的嚷着∶「唉唷喂┅┅痛死了┅┅会被你干裂了┅┅求求你┅┅快拔出来┅┅快┅┅你就行行好┅┅」小丁打趣道∶「哼!你就别装了,你又不是生手,叫得可真是的。」莉莉气鼓鼓地道∶「哦!你得了便宜又卖乖,你说我是装的,哼!真没良心,今天要不是遇到你这巨无霸,你若想听到我大叫,那可甭想。快┅┅快起来,我可不让你白干了。」小丁不经意地道∶「你可真难侍候,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你干嘛气鼓鼓的?

  哼!既然插进去了,我可不想没尝到甜头就抽出来。」莉莉听了,气得发抖,可是也莫可奈何,毕竟敌不过男人,因此她把心一横,就由他去了。

  小丁的鸡巴,在她的穴里泡了之後,使得莉莉感到小穴有点痒了,淫水也开始外冒,整个床单都沾湿了。这痒是由花心发出,所以用手抓根本抓不着,这下子莉莉着急了。

  莉莉道∶「亲哥哥,我里面痒的很,怎麽办?」小丁逗着∶「痒就用手抓,这还要问我吗?」莉莉撒娇道∶「哼!不来了,人家手抓不到,求你帮忙,动一动吧!」「你不是怕痛,怕受不了吗?怎麽现在反而叫我动呢?」小丁额头一皱,装出一副莫可奈何的样子,不情愿地道∶「好吧!那就让我试一试。」小丁抬起屁股,一下下轻抽插着,莉莉感到穴里舒坦多了。

  小丁干了一会,莉莉感到他用力太轻,仍不能止痒,便道∶「亲哥哥,你就干重一点嘛!」这正是小丁求之不得之事,一听後,便马上付诸行动,来个次次到底,每每着肉。

  莉莉虽然舒服,可是穴心还是稍稍痛楚。但是,快感盖住了痛楚。

  小丁连连抽送,直干得莉莉魂魄飞天,又喊又叫∶「呀┅┅啊┅┅亲哥哥┅┅你┅┅你真行┅┅不愧是┅┅巨无霸┅┅唔┅┅我以前虽然也插┅┅插过穴┅┅但是那些鸡巴┅┅就好像老鼠巴搅水┅┅一点也┅┅也不痛快┅┅经过┅┅你这麽干┅┅我┅┅我这一生┅┅可没有白活了┅┅唔┅┅亲哥哥┅┅干快点┅┅用力点┅┅」莉莉一阵浪叫,把小丁的欲火推到极点。大鸡巴愈顶愈狠,龟头如雨点般的落在花心上。

  莉莉被小丁干得整个人都瘫痪了,媚眼如丝、嘴角生春、蛇腰猛扭、粉臀猛摆,一副欲仙欲死之态。

  小丁感到鸡巴插在穴里,就好像泡在热水中般的舒服,整根鸡巴被夹得紧紧的。每顶一下,龟头上就会热呼呼的,使得他的三百六十五根的骨头根根趐麻。

  如此的你来我往,足足有了三十多分钟。小丁仍然是生龙活虎,而莉莉已显得招架不了,原本是如同大浪冲击着孤舟,但是此时已如跳上岸的鱼儿,只有喘气的份儿。

  莉莉娇着道∶「啊┅┅我会被插死了┅┅」

  小丁又连连的用力抽送,这时的小嫩穴也在「滋滋」的响着。

  莉莉也由哀号转为低吟∶「哼┅┅哼┅┅我┅┅我不行了┅┅整个花心都┅┅要发麻了┅┅唔┅┅亲哥哥┅┅亲达令┅┅我全身都趐软乏力┅┅唔┅┅ 我┅┅我要泄精了┅┅」小丁是过来人,知道这是莉莉要达到高潮的前兆。虽然他自己也是快感丛生,但仍未达到高潮的徵兆。他知道,若先让她达到高潮,那过後她必像死人似地任其抽送,那麽干起来可兴趣缺缺。因此他为了缓和莉莉高潮的来临,於是他把身形顿住,接着把鸡巴抽出洞外。

  莉莉双眼眯眯地期待高潮的到来,但是小丁把鸡巴突然的拉出,使得她的穴里骤然空虚,就好像烧红的铁块突然受到水浇,瞬间里冷却。莉莉整个人傻了,双眼失神,无助的望着小丁。

  小丁从她的表情看得出来,低声的安慰道∶「宝贝,我┅┅我不是要让你快感落空,而是要暂缓高潮的来临,现在让我们来玩个更刺激的游戏好吗?」莉莉呆如木头,头也不点,话也不说。

  小丁可管不了那麽多,他我行我素,把莉莉拉到床沿,使她成坐的姿势,且双腿下垂而外张,背後靠着棉被,让她的玉体微向後仰。就绪之後,小丁立在床前数步之处,两眼注视着红艳的肉洞,一跃上前,鸡巴不偏不倚的插入穴里,只闻「滋」一声,随後「哇」的一声大叫,原来是呆若木鸡的莉莉,小穴突然受到冲击而发出的惊吓声。

  她「哇」一声之後,娇躯一颤,双腿发抖,一阵快感,花心酸酸麻麻的好不舒服。

  小丁抱着她的屁股,狠狠抽送一阵,即下马而出。她又顿觉空虚,顿时娇呼道∶「达令,这是什麽方式?怎麽又停止了呢?」小丁笑道∶「急什麽?我会再来一次,不然怎麽叫百步穿杨呢?」如此一来一往,连续发射,疯狂抽送。

  而她,感到一会充实,一会空虚,起伏不定,新的刺激,令她无比兴奋,而也快感连连。

  十多分钟过去,她的情绪激昂极了,两眼略带红丝,十足像是只发狂的母狮。

  此时的她只能充实,不能空虚,如一空虚便会令她无比难受,她的理智已被性欲冲昏了头。因此当他再度把箭射入之後,她双手紧抱着他,而反身把他压在床上。

  莉莉就像个女骑师,把双脚分站在小丁腰际两边,之後她用手指把穴口向外拨张,而缓缓的向下坐。当鸡巴抵在洞口,她立即猛坐,大肉棒藉着淫水的润滑,很轻易的便被小穴给吞没。莉莉一得逞,紧接着策动鞭绳,一上一下的用着小穴套着大鸡巴。

  她连连地套了四十多下,也许她是占有攻击之利,因此让她尝到了未曾有过的快感滋味。

  然而小丁虽然也无比痛快,但是每当小穴套下时,往往失去了准头,因此他的龟头被套得又红又肿,可是他咬牙忍住了。

  过了十多分钟,她的额头又滴水,娇躯也颤抖,已没有先前般套得又猛又快了。

  小丁凭着直觉,知道她快要泄精了。因此他趁其不备,当莉莉套下时,他双手紧抓着她的蛇腰,而把屁股向上猛抬,使的龟头深深地陷入花心里。

  莉莉的花心受到重大撞击,整个花心都麻了,全身就如触了电般,失去了知觉而昏睡在小丁的肚皮上。随後一股阴精如同泄洪般的外泄,把小丁的乌黑阴毛沾上一层白沫。

  小丁的鸡巴受到阴精当头泄下,他的整个身子顿时寒抖不已,冷不防地一股阳精便如同机关枪似地射向花心。

  他们先後地达到高潮,享受着性交所带来无穷的乐趣。

  阵阵快感之後,带来的身心疲惫,不期然地,双双进入了梦乡。

  而当她一睁开眼,看见地上和床上一滩滩的加工品,她不知不觉地双颊发红,回想刚才那狼狈的一幕,更形羞愧,她穿上了衣服,就连小穴也没有洗,把房门关上,头也不回的迳往大门走去。

  ※※※※※

  小丁的大学生涯是多彩多姿,但你们别看他平时喜欢做爱的游戏,可是他也不忘记读书。

  终於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了业,毕业後,他收敛了放荡形骸,和小玉踏上了地毯的那一端,而在小玉父亲的资助下,夫妻俩人到了国外留学。

  【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