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师的汗脚

2021年9月17日23:56:21 发表评论

B基地分享经验故事:女老师的汗脚,更多激情美图记住网址发布页(www.ppdh.top)。

周末,雯琳照常来到小学生陈广羽的家做兼职家教。正在读研的她一个月以前被担任陈广羽班主任的同学兼好友董红鳞推荐来做兼职家教,赚了些零花钱的同时累积了不错的教学经验。

  陈广羽这孩子目前五年级,在同龄人中算得上成熟又聪慧,经常缠着雯琳问学习上的问题,真不知道之前为什么成绩差。雯琳心想,可能是因为小孩子贪玩不专心吧。

  陈广羽的父母都不在家,是小学生开的门。因为雯琳是孩子班主任推荐的,加上也来了好多次算是熟人,所以父母放心地把儿子交给雯琳单独教导。

  熟稔地套上了鞋套,没有换鞋就跟着小学生进入了他的卧室。

  雯琳今天穿着一身精心搭配过的日系JK装,上半身纯白的小衬衫外面套着一件米色的长袖学生制服,制服外套紧扣的纽扣上方开着V 领,一个精致的大红色领结点缀在洁白的衬衫上。饱满的胸部与纤细的腰肢在合身的JK制服里显露出迷人的曲线,清纯的气质与魅惑的身材交织在一起散发出惊人的魅力;纤腰下边系着一条墨兰色的带格子百褶短裙,裙摆的长度在大腿的正中,露出了白生生的一截大腿。圆润微红的膝盖下方,纤纤小腿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浅浅的光泽,可爱的小腿肚在侧面和后方显出一点不明显肌肉的痕迹,带着健康活力的美腿笔直地并拢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一双秀气的小脚穿着浅口的纯黑色漆皮圆头小皮鞋,盈盈一握的脚踝被白色的棉质学生袜所包裹,纯白宽松的袜子在鞋口处微微褶皱,把惹人遐想的白皙肌肤给严严实实地遮住。

  虽然肉眼乍一看无法分辨,其实雯琳在秾纤合度的美腿上还穿着一条透肤的T 裆超薄肉色连裤丝袜。

  雯琳的一对金莲白嫩秀气,脚形优美的希腊脚上十根玉趾修长圆润,然而是天生的汗脚。雯琳曾经尝试过穿露趾的系带凉鞋,仅有几根细带固定住两只美足,将细腻的脚背肌肤以及秀美足跟和脚趾都尽量暴露在外,但趾缝和脚底仍然不可避免地大量出汗,穿凉鞋适得其反,会让异味四散到空气中,令周围的人诧异如此可爱的美女小脚竟然有脚臭,所以雯琳干脆日常在穿棉袜之前先在美腿外面套上一条隐形的超薄肉色丝袜,两层布料把浓郁的脚味封锁在运动鞋或是高跟鞋里。

  这也是这个看起来美丽可爱的女孩从不在小学生家里脱鞋而是选择穿鞋套的原因,一旦被两层袜子和小皮鞋严严实实包裹住的汗脚暴露出来,与外表截然不符的熏人脚味一定会给小学生陈广羽和他的父母留下不好的印象。

  (当然女孩后来会发现她多虑了,至少她的学生会很喜欢这双美丽的汗脚,常常爱不释口呢。)雯琳自进门起就感觉到强烈的异样,自己的辅导对象陈广羽一双看似纯真的大眼睛今天一直盯着自己鞋套里的双脚,虽然雯琳以前也注意到小学生经常偷看自己的美脚但是却从未这样明目张胆过。

  进入到陈广羽的卧室,小学生终于将视线依依不舍地从小脚上移开,努力摆出一脸故作严肃的表情,对雯琳说:「琳姐姐,你之前说过的,如果我的成绩达到班级里的前十名你就满足我一个愿望,我这次的成绩你也知道了,我觉得应该兑现诺言了。」雯琳这才回忆起,刚来到小学生家里做家教的时候为了激励这个小男孩认真学习确实做过这样的承诺,不过她并不担心,在她看来一个小学生无非就是想要某个玩具或是出去玩,顶天了就是要求一个游戏机,她此时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成年人固有的傲慢会把她带入深不见底的地狱,当然对她自己而言也许是极乐的天堂也说不定呢。

  雯琳笑着说:「小弟弟~,姐姐怎么会说话不算话呢,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跟姐姐说哦~」「你说过的,无论什么都可以的,不能骗我啊。」「当然,姐姐一向说话算话的,大胆地说出你的愿望吧。」「那么琳姐姐,我想要玩你的脚。」雯琳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玩我的脚?怎么玩?」小学生幼稚的脸上流露着一种期盼的神情,眼底浮现出男人与生俱来的对性欲的渴求:「就是用舌头舔琳姐姐的骚脚,把小鸡鸡夹在姐姐的脚趾里,最后尿尿给姐姐的脚。」雯琳听到自己学生的污言秽语,不知所措的同时久旷的身体悄悄地产生过量的雌性荷尔蒙,早已成熟的卵巢和子宫轻轻颤抖着向身体传达着一阵阵酥麻的感受,两腿之间溢出了粘稠的淫液将内裤的中间浸湿了一片。

  骑虎难下的美女家教不得不说出自己的致命缺陷作殊死一搏:「可是姐姐的脚很臭的哦,要不换一个要求吧。」孰知好色的小学生陈广羽闻听此言,本就不老实的双眼更是闪闪发亮:「真的吗?那我不客气了哟~」雯琳彻底没了办法,加上内心深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欲望不断驱使,欲拒还迎地坐在床上,两条美腿交叠在一起,翘起了二郎腿,小脚在空中好似点头一般上下晃荡,吸引着好色小学生的目光也一同上下巡回:「真拿你没办法,那你帮姐姐脱鞋吧,可别被姐姐的臭脚吓到哦。」陈广羽如闻圣旨,半跪在美女老师的两条长腿前,小心翼翼地握住位于上方的美足外面的小皮鞋,连同透明的鞋套一起缓缓地剥落下来。

  霎时间,一股不算很臭但非常浓厚的酸涩脚味扑鼻而来,整个不算狭小的房间里每一寸空气都混合了秀美小脚上的汗味。美女家教自然已经非常熟悉自己的味道,但是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学生的面前还是令她十分羞涩,她的双颊都已被红晕浸染,俏脸转向一旁只敢用余光偷偷地观察着学生的反应。

  却见好色小孩露出了一脸享受的表情,捧着雯琳的臭脚如获至宝一般闭上眼睛疯狂深呼吸,鼻翼不停翕动显得鼻孔忽大忽小。

  美女美足上的汗味对于陈广羽而言仿佛最强力的催情剂,雯琳看到学生还未发育完全的小鸡鸡竟然在裤裆里支起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帐篷,羞得她晶莹的耳垂都红透了,然而眼见自己一向耻于言人的臭脚被人如此珍惜,芳心乱跳的同时不由自主产生了一丝甜蜜与窃喜。

  小学生迫不及待地扯下了自己老师脚上的棉质学生袜,看见眼前的美丽臭脚上涂了淡粉亮色指甲油的细长脚趾处有一圈丝袜特有的脚尖加固,在圆头小皮鞋里走了一路而变得微微泛红的柔软脚掌包裹在透肤的肉色丝袜中显得分外诱人。

  美女家教的美足早已浸出了大量的脚汗,令本就丝滑的丝袜仿佛涂抹了一层汗液润滑油一样更加滑腻不堪,淫靡的丝足触感和熏人的脚味令小学生的呼吸更加急促了几分:「原来琳姐姐你一直在鞋子里穿两层袜子啊!好骚啊,是嫌自己的脚不够臭吗?还是特意准备给我闻的?」美女家教羞不自胜,嗫喏着说不出一句话,而此时陈广羽已经两只手握住雯琳被肉色丝袜包裹的纤细脚踝与圆润脚跟,把丝足上被脚尖加固包裹住的大拇趾和中趾含进嘴里仔细品尝。

  雯琳感觉到自己的脚趾被两排牙齿隔着薄薄的一层丝袜给轻轻咬住,同时一条尚显小巧的滑腻肉舌顶着丝袜强行深入到拇趾和中指之间的趾缝里,像人字拖前面的立柱一样牢牢卡在趾缝里,随着小学生忘情地吮吸而不断舔舐着丝足臭脚上最隐秘角落里累积的汗垢。

  从未有过的柔滑触感和丝丝麻痒让雯琳不由自主地从喉咙里发出了无法压抑的诱人呻吟,同时肉丝里的玉趾不断蜷起又伸展,夹住学生的舌头像撸管一样上下摩擦。

  好色小孩于是变本加厉地吸吮着丝袜脚上的味道,含着玉趾的嘴里不断发出啧啧水声,好似品尝山珍海味一样用沉醉的表情为这道「足香肉丝」给出了最好的赞美。

  过了一会,小学生猛嘬了一口雯琳的美足,放开了美味的金莲,几条粘稠的唾液脚汗混合拉丝吊垂在小学生的舌苔和雯琳的丝袜玉趾之间。

  陈广羽当着雯琳的面褪下了裤子,一条白白嫩嫩的童子鸡暴露出来。雯琳见此情景,娇羞的同时不禁哑然失笑,色批小学生虽然嘴上厉害但是被包皮严严实实盖住的可爱小鸡鸡实在是没有什么威慑力。

  「琳姐姐,用你的丝袜脚夹我的小鸡鸡。」

  雯琳本来也打算用自己的美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淘气的小男孩,于是用已经被脱下短袜与小皮鞋的肉丝脚掌踩住学生的阴茎根部和无毛的卵蛋压在陈广羽的小腹上,潮湿滑嫩的丝足触感使得小学生浑身战栗,比成年人略小的龟头剧烈跳动,流出了大量的前列腺液滑落到美女家教温热的丝足上。

  小学生渐渐习惯了丝足的摩擦之后急切地脱下了另一只美足上的鞋袜,让寂寞已久的右边臭脚也暴露在空气里,对于师生二人而言无异于催情剂的丝袜脚臭混合着皮革味让本就被美女脚味盈满的房间更添三分淫靡。

  雯琳配合着学生把刚刚从鞋袜束缚中解放出来的、还冒着热气的丝脚盖在陈广羽的脸上,湿润滑腻的肉丝汗脚死死捂住小学生的口鼻,让其几乎以为自己正置身于梦寐以求的丝足天堂,抵死忘命地贪婪吸取着白嫩脚心上的美女脚汗,鼻尖紧贴丝袜的同时灵巧的舌头顺着足掌的纹路上下舔弄,使得雯琳的性欲也达到了顶点。

  与此同时,雯琳一开始就被口水和汗液浸湿的左脚分开超薄丝袜里的拇趾和中趾,灵巧的两根玉趾紧紧夹住小学生的阴茎包皮,缓慢而坚定地往下撸动,露出了敏感的龟头。

  小学生未经人事的娇嫩龟头被湿滑的丝袜美足摩擦夹紧,传来一阵酥麻痒痛的同时又感受到极致的性快感,比平时上厕所还要强烈十倍不止的强烈尿意让正在埋首舔舐另一只丝脚的小学生低吼出声:

  「琳姐姐,我要尿了!」

  雯琳闻听此言感受到刚刚剥下包皮的肉棒在自己的丝袜趾缝里疯狂颤抖,于是变本加厉地用力夹住粉嫩的龟头,用自己的酸臭汗液当做润滑液撸动着学生的阴茎,同时情难自禁地当着学生的面把墨兰色的百褶裙撩起到腰间,用力撕开了裆部薄薄的一层丝袜,拨开蓝白相间的小内裤,一只玉手按住充血的阴蒂揉捏旋弄,另一只往淫水四溢的小穴里插入三根手指熟练地抠挖着阴道内壁上略略凸起的G点,嘴里口不择言地淫叫:

  「尿吧,尿在姐姐的丝袜臭脚上!姐姐的臭脚欠操,姐姐的骚屄好痒,来个人尿在姐姐的逼里!」陈广羽双手紧紧环握住雯琳的左脚踝,极度坚硬的龟头从稚嫩包皮里整个探出头来死命顶住软嫩的丝足脚心,胯部飞速地挺动将雯琳的肉丝小脚当作蜜穴肆意操弄着,那凶狠的姿态有了几分大人的样子。

  很快,小学生陈广羽双手攥紧把雯琳捏得稍感疼痛,整条初具规模的阴茎一抖一抖地在老师的臭丝袜脚底喷射出了一股一股略带淡黄色的童子精,海量的精液顺着潮湿滑腻的丝袜流淌而下堆积在小巧的足跟处,像是下雨时屋檐的滴水一般缓缓滴落,粘稠的白浊液体在空中拉出了晶莹的丝线。

  雯琳感受到脚底滚烫的精液触感,沉浸于与小学生足交的刺激中,也在自慰的过程中获得了高潮:左手死死地捏住敏感娇嫩的阴蒂,粉嫩的手指因为极度用力而泛出苍白,白皙的手背上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而右手的三根手指齐根没入紧窄的蜜穴,勾起抠住阴道的内壁向右侧拉扯着露出了红嫩的软肉,川流不息的透明淫水争先恐后地小股喷涌出来,淋在了透明肉丝包裹的粉腿上,将大腿内侧的丝袜染成了深色。

  一时之间,相差十多岁的师生二人在雯琳丝足酸臭汗味的包裹里双双攀上了爱欲的巅峰,房间里的气氛怪异而又和谐。高潮的余韵中雯琳看见陈广羽的阴茎即使射出了精液也仍然没有软下去,充满年轻活力的龟头在自己一片狼藉的脚底从中心到边缘来回摩擦,把浓稠的精液均匀涂抹到趾跟、趾缝以及每一寸丝袜的布料上,雯琳闷骚成熟的身体复又变得饥渴,小腹上再次涌起了酥麻的感受,于是她鬼使神差地用两只纤手上的食指和中指从两侧牵扯着两片已然绽开的小阴唇,露出了形状不规则的阴道入口和微微颤抖的小巧尿眼,犹自晕染双颊的粉脸上一对妙目波光粼粼地注视着陈广羽,仅仅涂了润唇膏的粉嫩唇瓣吐气如兰,声音清脆地诱惑道:「姐姐的这里也很好玩,要不要来做羞羞的事?把你的小鸡鸡放到姐姐的这里来就会变成大人了呢~ 」早就对雯琳洞垂涎三尺的色批小学生怎会拒绝,用行动代替语言给出了回答。

  陈广羽顺着雯琳的两条肉丝大白腿爬上了床,整个身体压在了雯琳的上半身将其按倒在被单上。雯琳发出一声惊呼之后不再反抗,水润的眸子轻轻阖上顺从地任由陈广羽骑在饥渴的娇躯上下施为。

  陈广羽在雯琳的配合下脱光了两人全身多余的衣物,只留下了美女家教下体被她自己撕开了一个大洞的T 裆隐形肉色连裤丝袜,浓密而整齐的萋萋芳草在粉嫩湿润的阴户上方丛生,颜色略略泛黑的小菊花暴露在空气里轻轻收缩着,每个肛门的褶皱里都散发出渴求异性的信息。

  小学生不知道要用手扶着阴茎,只是挺着胯下初具规模的小鸡鸡对着自己老师绽开的粉嫩软肉用力乱捅,把雯琳的尿眼顶得生疼却让她在适当的疼痛里获得了不小的性快感,浑身的白皙肌肤都晕染上淡淡的潮红。她温柔地用一只玉手牵住学生的男根,调整自己的下体使得龟头对准不断收缩的阴道口,不断流出的淫水使得小学生的肉棒毫不费力地直捣黄龙,二人不约而同发出了悠长地叹息,在这间弥漫着丝袜脚臭的房间里师生开始了最原始也是最快乐的交媾。

  小色批把淫荡老师的两条丝袜大腿并拢举起压到颤颤巍巍的乳房上方,下体竖着肉棒毫无技巧可言地在紧窄的肉洞里横冲直撞,雯琳挺翘丰满的肉丝肥臀被撞击得前后摇晃肉浪翻滚,娇嫩的小菊花和会阴被学生的阴囊拍打得不断收缩。

  雯琳感受着久违的雄性肉棒在阴道里肆虐,性欲高涨地用双手揉掐自己的乳房,DNA 里受虐的基因促使她用力拧着自己的酒红色奶头和乳晕,性感带上的疼痛在体内激素的刺激下转化成遏制不住的快感正反馈到行为上,让这位骚淫的美丽女性变本加厉地蹂躏自己的奶头。

  极度足控的陈广羽无师自通地把小脸埋首到并拢在一起高举到空中的两只丝袜脚掌中间,用鼻子呼吸不断扭动的汗臭丝足脚趾之间的酸涩气味,不时伸出舌头来回探索肉色丝袜的每一条丝线,勾起的舌头把趾缝和脚掌褶皱之间的美女老师的汗垢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空,大快朵颐地品尝着心心念念的肉丝脚汗,令本就在小皮鞋和两层袜子里被汗液浸湿的白嫩美脚又被涂抹上了一层小男孩的口水。

  陈广羽面上盖着两只熏人的金莲,在极度的刺激下保持着飞速打桩的姿态把童子尿混合着精液喷射在了雯琳的阴道里,滚烫的粘稠液体拂过阴道内壁上的每一寸褶皱,烫得雯琳用清脆动听的声音发出歇斯底里的高亢淫叫,捂在学生口鼻上的丝脚玉趾紧紧地抠在一起,足心被舌头舔弄着达到了高潮,无尽的温热液体淋在了小学生的龟头上冲刷着精液和尿液在两人的交合处溢出了大量黄白色的泡沫。自始至终小学生都迷恋地舔舐着老师的骚脚,即使肉棒已然射出了大量的精液仍然享受地把大半张脸置于酸臭丝袜脚掌的包围里。

  高潮的余韵过后,雯琳挣扎着想要坐起:「奖励已经给你了哦,该结束了吧。」可小学生显然不赞同雯琳的提议,挺着射过两次仍然坚挺无比的年轻肉棒,一双小手交替着用力拍打着雯琳的肥臀,小男孩的手掌因为面积小而产生了强大的压强使得十根手指深深陷入了白嫩的大屁股,溅起了麦浪般滚动的涟漪。强烈的刺激从大白屁股传递到全身,雯琳一时失声,眼睛盯着飘渺的某处张开了小嘴,涂着鲜嫩色彩的酸臭玉趾在丝袜脚尖的加固处像鸭子的蹼一样彼此分开,不受控制地扭出了好看的韵律。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被学生打屁股,骚脚脚臭把我的房间弄得一股味道,你有资格做老师吗?你就是一条母狗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母狗就要有母狗的样子,转过去把狗屁股翘起来!」陈广羽双手淫虐着眼前的美丽丝臀,嘴里不停地出言不逊。被小孩子把屁股打得通红的雯琳听到学生的侮辱,一种强烈的屈辱感伴随着比寻常性爱还要强烈百倍的精神刺激直冲大脑,把仅剩不多的理智燃烧殆尽,竟然真的听从小学生的命令四肢着地翘起大白腚,经常锻炼的纤细腰肢努力地下沉使得光滑的美背和磨盘大小的胯部更显诱人;同时向两侧大大地分开跪着的两条长腿,仍然沾着精液和口水的脚心朝上,在超薄隐形肉丝里翻出白里透红的淫艳色彩;被撕开的连裤袜开档处绽开的小阴唇之间浓厚白精与淫液伴随着淡黄色的骚尿如同溪水一样从肉洞泉眼里汨汨地流淌而下,把纯白的床单染上了淫靡的色彩;一朵未经人事的淡褐色小菊花早已被阴道里的混合粘液所完全浸润,透明的水痕没过了整个股沟,被凹陷的屁眼吸入了少许,肛门的每个褶皱里都泛出淡淡的淫液光泽。

  色批小学生双手掐住已是遍布红色手印的大屁股,像是掰开开心果一样扯开两片颤颤巍巍的臀瓣,露出了本应深深藏在股沟里的屁眼,美女家教娇嫩的括约肌微微向两侧外翻露出了一点嫩红的软肉。

  陈广羽将小脸凑上去,鼻尖几乎插入到雯琳的屁眼里,一股与房间里酸涩脚味截然不同的淡淡异味传入鼻腔,本应十分呛鼻的味道在小学生的感受中却如同珍馐美味令他陶醉其中,尚且年幼的小男孩尚不知道肛门气味中的粪臭素(3-甲基吲哚)同样也是茉莉花香中的一种成分,所以粪臭经过稀释后会散发出茉莉花的芳香。

  接着小学生迫不及待地伸出了细长灵巧的舌头攀附上了美女老师的屁眼,仔细舔舐完淡褐色菊花上的花瓣之后将舌尖用力顶进了被淫液润滑的直肠内部。稚嫩的舌尖通过了狭小的肛门括约肌进入到陡然宽阔的肠道内,如同久旱逢甘霖一般用舌苔拼命地品尝美女老师直肠内壁褶皱里的滋味,闭上双眼露出了享受的神情。

  被学生贪婪地拱着屁眼的雯琳感受到一种陌生但是十分强烈的快感,不禁喘着粗气有规律地夹紧菊花,用括约肌与学生的柔软舌头嬉戏,跪着的身体下方一对美乳连带着鲜红潮润的充血奶头随着娇躯的摆动而来回摇曳,在半空中画出了美丽诱人的曲线。

  小学生满足了口舌之欲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雯琳的深邃股沟,一道晶莹的唾液拉丝横亘在屁眼正中的小洞与男孩的舌苔之间。接着小色批整个上半身前倾趴伏在雯琳光滑的背上,仍然怒涨的肉棒对准微微张开的屁眼,在天然淫液的润滑下努力向弹性十足的肛门里突进,全根没入之后又缓缓地拔出,连带着紧紧含住小男孩鸡巴的括约肌也向外翻开,恰似一个环形的火山口高高凸起。

  雯琳感觉到小腹内传来了一阵强烈的垂坠感,无法遏制的便意淹没了她的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控制的饥渴娇躯如同在便秘时上厕所,屏住了呼吸的同时绷紧了腹部的肌肉,从内部给了肠道一股巨大的推力,用直肠嫩肉挤压推搡着屁眼里男孩不断抽插的坚硬鸡巴,带给陈广羽更加舒爽的爆菊体验。

  色批小学生就像一个英勇善战的骑士,用鸡巴捅进了身下母马的屁眼操干着,同时双手绕到雯琳的胸前像给奶牛挤奶一样连同乳晕一起攥住了肥大突起的乳头,像是玩弄橡皮筋一样把娇嫩鲜艳的乳首拉扯伸长到极点又松开,引起被征服的雌畜忘我地淫叫。

  「你就是我的母狗知道吗?快说你是我的母狗!」变态小淫棍一边在雯琳地身上起伏一边不忘用言语羞辱大自己十多岁的美女家教。

  失去了思考能力的雯琳现在只是一个渴求着性爱的雌畜,她应和着小学生的羞辱疯狂地扭动娇躯,淫叫声几乎要掀掉房顶:「我是小学生的母狗、母马、母猪!我不配当老师不配当人,我只配当男人的尿壶!」雯琳就这样在自己学生对淫荡屁眼的爆操中喷出了大量的淫水,陈广羽也颤抖着拔出菊花里的鸡巴,从龟头到根部都沾满黄色肠液的肉棒不忘初心地顶在雯琳的丝袜脚心上喷出了浓稠的白精,小学生紧接着拾起地上的一只散发着酸臭脚味的圆头小皮鞋,粉嫩的龟头轻轻抖动着喷出了淡黄色的尿液,在一阵潺潺水声中用尿注满了雯琳的小皮鞋。

  而回过神的雯琳媚眼如丝地端起鞋口凑到粉唇边,将自己臭鞋里的男性骚尿一饮而尽,犹自意犹未尽地舔着红唇,接着在两只仍然滴着黄白浓精的丝袜脚掌上套上了白色的棉质学生袜,肉丝臭脚小心翼翼地踩进了残留着尿液的小皮鞋,把浓厚的脚汗、腥臊的精液以及学生的童子尿锁死在丝足棉袜与可爱小皮鞋之间。

  雯琳俨然成为一个努力容纳小学生尿液的合格便器了。

发表评论